Monday, May 19, 2014

風起了,

或許經過人生歷練, 才會如此愛戴只靠黑白灰來述說故事的方式。小弟弟, 我不是天才,  我只是對素描情有獨鍾。啊, 我還欠個畫板呢。

人生總是有永遠完成不了的事, 不要跟我說Nothing is Impossible。Project 完成後我也不會再做任何public speaking, 畢竟我天生低調, 只適合當幕後, 呵呵。既然會有ever ready的分享者, 我又何苦呢? 倒不如好好策劃其他活動。

或許最近壓力比較大, 左拇指經常不經意跳動、脫髮、便祕。 像老阿婆, 做起事來總是有心無力, 提不起劲兒的, 一直處在昏昏欲睡的狀態。拉了個人陪我看電影, 果然千尋、Walter Mitty和Jiro不是每個人可以接受、劇情更是見仁見智。就像你永遠不會聽懂我解釋龍溪的夕陽怎麼那麼圓那麼紅。

il faut tenter de vivre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reat people the way you want to be treated.
Talk to people the way you want to be talked to.
Respect is earned, not given. Che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