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9, 2012

我把三年的大學學士念了四年。

被問到第幾年了, 我連續兩年都回答了最後一年。這, 讓我有點尷尬的問題。延遲畢業通常都不是好事, 對方不好意思問下去, 我就乾脆不解釋了。

當初很喜歡槟城的街景, 尤其喬治市和關仔角的民居和刷新後的店鋪, 非常有特色。選大學的時候, 二話不說填上了馬來亞大學, 理科大學, 沙巴大學和登家樓大學。那時馬大的行情還很不錯, 你懂吧, 有時候我依然會耿耿於懷。

第一年, 適應期。同學之間發生一些不愉快的事, 學業也有點不知所措。後來, 是搞定了。從初級游泳班被拉進救生班, 是有點扯, 但我衷心感謝每位說服我的LG seniors 同年槟城喬治市也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古蹟。 你看, 我的眼光不錯吧~

第二年, 理大被選為APEX 大學, 只有高材生才被錄取。搞得我們這些剛升上senior 的有點心理不平衡之餘也不是很滋味。也管不了。忙活動忙作業, 整天就是忙盲茫。申請學生交換計畫, 順利被錄取也得到獎學金。

第三年, 玩樂半年打工半年。出去走了一趟, 我對很多以前不聞不問的事情有了點抱負。在打工的那半年, 我也不再天真地以為這社會跟我一樣天真。

第四年, 換了同學, 朋友也所剩無幾。我把時間優先留給教會和小組, 還是過得很不錯, 至少在最後的日子混熟了。學起吉他來, 也完成了去浮羅的心願!

Tuesday, June 05, 2012

浮羅-紅樹林

槟城有一個地方叫Balik Pulau, 中文譯成回島浮羅。有三條主要公路可以到達: Teluk Bahang, Sungai Nibong 和 Ayer Itam。感覺很像Batu Feringghi, 經過彎彎曲曲的山路, 然後你海就在你旁邊, 是個很妙的地方! 有山, 有海, 有田還有人情味。可惜沒有照下那棵buta-buta (blind-your-eye), 其葉汁能把你弄瞎~


 Yunyun是Nature Classroom負責人, 生物系畢業的, 也是我們的解說員。
她給我們解說沿途的植物名稱, 屬性, 功用等。
tapak kuda + sea morning glory, 據說這葉子具藥性, 被水母叮上可能用得著。


野生百香果 wild passion fruit


外形古怪的棉花小花



超大的蜘蛛, 負責補獵, 雌性。她身旁有只非常小的雄性, 交配完後就會被吃掉。


彈塗魚! 附在樹之上的, 看見了嗎?


這裡有兩個品種的紅樹。
紅樹種子, 退潮的時候尾端插入地上, 另一端就開始發芽生長; 不然就隨海水漂到適合的地方再開花結果。


漁村外就是這片薄薄的紅樹林, 慶幸這裡僅有的紅樹林已經被列為保育區。
紅樹林乃為天然的消波塊, 防止土地流失, 提供小動植物安全的棲息地和能做為家具, 燃料等。


話說這隻貓啊, 跟了我們一整個上午。

雖然是短短一天的field trip, 我們可是滿滿的體驗!
感謝Water Watch PenangNature Classroom,  圓了我去浮羅的願望。

Friday, June 01, 2012

我每天都在補眠

今早十點半爬起來, 就讓我看到<184公里,用身體回家>, 他說: 『因為很累、所以假日只想睡到飽、自然醒、甚至睡到假日都沒自己時間、都在睡而不自覺是個問題。聽到這樣的insight其實還蠻感傷的,睡到自己的時間都沒了而依然不覺得這是個問題。如果假日都在睡覺而直接憂鬱迎接星期一的話,這種生活不是太靠背了嗎?』

非常對, 我每天快睡到時間都不夠用了, 早上十點才起床, 下午四點睡到傍晚七點, 晚上十二點又開始睡, 每天重複這個循環。我也搞不懂怎麼最近這麼累... 無言。

一直都有人陸續quote席慕蓉, 今天也的起心肝看過她的散文-寫給生命。特別喜歡這句, 『当一个艺术家可以坦然面对自己的时候,他的面容自然会平和安详,谈话间的语气也自然地会缓慢和从容起来。』 顯然我對自己非常不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