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02, 2012

五一勞動節

朋友的福把這篇文章從malaysiakini轉貼在面子書上, 要不然只有訂閱者才能閱讀全文。


邓婉晴: 在人事部工作的日子——写给外籍劳工
2012年5月1日 早上9点29分


在人事部工作的日子,最高兴的时候,就是计算给外籍员工薪金的时候。心里一直在叨念着,这是你们应得的。这是你们应得的。

为什么呢?将心比心,一个好好的人自愿飘洋过海到国外工作,最根本的原因,不外都是为了钱。

很多员工,每个月一出粮,第二天就请假到银行换钱寄钱回家。一个月总有来自不同国家的一两个人请假,带着其他员工的钱,帮忙换钱寄回家。逢年过节,总会有员工来借钱或预支出粮,为了寄一笔比较客观的数目回家,让家人买年货,添新装。有者则因家人住院或患有顽疾,不得已要低声下气要求预支付款,或不停要求加班(在我们的公司,加班费以每小时计算,周休假日两三倍增长),才能得到更多的报酬,养活远在天边的家人。

没制度保障让雇主说了算

在没有最低薪金标准的马来西亚,外籍劳工的薪金只能依仗雇主的喜好和个别的素质,做笼统的调整。没有制度规定,更没有福利保障,一切都由雇主说了算。一些国家如尼泊尔规定输出到马来西亚的外劳必须得到最低薪金若干,对子民的照顾,甚至比大马还好。

一个人置身到国外奋斗,出护照要钱,中介公司要钱,住宿三餐要钱,还要背着整家人甚至整村人的寄望。有的员工因为酒性难改,晚上在工厂提供的宿舍喝酒打架,被老板发现下令开除,即刻低声下气地求老板开恩,承诺不再犯。

有一次,两国的员工打架,首先开打的人被开除,屡求老板赐予机会不果,几天后竟拿着一张纸,纸上有厂中的大部分员工联署要求让他留下,赫然看见被打者的名也在联署名单上。大家都是同一船的人,或许一时冲动,却能理解没办法辜负家人的期望和负担。

有些员工由于种种原因想要提前回家,公司却诸多刁难与阻拦(想让他们知难而退)。想提前终止合约,却没有足够的钱赔偿给公司和中介,只好选择“跑路”。连护照也不要,连夜逃回故乡,从此不能再踏足大马,或从此必须用另一个身份过境。虽然有者已经习惯易名改姓来申请工作准证,但有者还是迫不得已。每每想到他们在做决定之前所受的挣扎,压力,不满与悲伤,心里就觉得很亏欠,很难过。

外劳必须承受冷漠和歧视

bangladesh foreign workers migrants 030108而我们大部分的人,总是长期以极度冷漠的眼光来看待这些飘洋过海而来的员工。我们会因为公司有澳洲或新加坡的同事而感到自豪,仿佛公司有了这一种“外国人”就升级到了另一个等级。而一直在场外辛勤劳作的外籍劳工,却不屑于给一个微笑,更甭说去主动攀谈,了解他们工作以外的情况。

一次听到每天早上在办公室抹地的尼泊尔员工,因为抹得不干净而被坐在办公室里的员工抱怨。她以英语及广东话对别的同事说:“他对抹地的定义,只是确保地上有水。不如你叫他怎样抹,我教他的话我怕他刮花我的车,你教的话他是刮你的车”。如此高姿态低水平的笑话,听起来实在非常刺耳。

他们是名副其实的技术工

他们不是暴民,有者甚至是国内的大学生。他们会接铁烧焊,会接天线会盖房子,家里的房子都是自己一砖一瓦从平地起。一群缅甸劳工住的货箱外,就贴着一张昂山素季的海报。他们到国外也只为了糊口饭吃,在这里当个名副其实的技术劳工(skilled labour),用汗水来赚取更高的报酬与钞票。

我们嫌国家外劳太多,殊不知工厂要通过正规途径找到外劳,其实已经越来越难。因为马币不断贬值,越南缅甸的劳工都在考虑在约满后到新加坡或韩国,寻求更高的报酬。要学会当地语言,对生存与适应能力超强的他们,根本不是问题。反而是需要仰赖外籍劳工操作机器的工厂雇主,需要花费更多的力气,塞一笔又一笔的钱给政府中介,才请到人。

外来也是工伤罪案受害者

我们以为国内的犯罪率提高都是外劳的错,殊不知外劳也是受害者之一。他们不敢住在离工厂太远的地方,因为加班后深夜走路回家,经常会被人用刀指着背后要挟回家,然后洗劫他们仅有的财产。是外劳打劫外劳,还是本地人的杰作,无从知晓。他们没办法报案,因为警方只要不来找他们麻烦,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执法人员对本地人民拿着鸡毛当令箭的态度尚且猖狂,对外来者的嘴脸更是不难想象。

foreign workers 201107还有必须承受工伤意外的高风险,锯断手事大尚可小心避免,但因长期处在噪音的环境而惯犯的偏头痛,长期吃辣少喝水长出来的痔疮,则是无可避免的小毛病。保险固然有些微的赔偿,但因顾忌员工欺诈,公司为了自保也经常必须隐瞒员工福利的涵盖范围。有者甚至以此为理由,堂而皇之地减薪,无偿辞退等,极尽剥削。公司可以像买菜一样选劳工,员工若对公司不满却无法换工厂,只能继续忍气吞声地做到约满。

外劳藉自组社群互相慰藉

他们在国外工作,求的是财,对生活素质少有要求。但有幸见过他们自己在厂后搭建的“缅甸村”“越南村”“尼泊尔村”,深刻地感受到他们希望在异地找寻家乡的味道,希望能在压抑的工作环境下,至少能有个安全的栖身之所,能在下班以后,或上网与家人联系,或听听家乡的歌曲,或弹弹吉他唱唱歌,在睡前或周末,回归自己。

我们总是对西方国家强打的“打工旅行”有很多想象。把自己送去西方国家当外籍劳工,无论是在蓝天白云下采水果草苺番薯或在室内产品包装,都加了一种混合浪漫与辛勤的美化。很多人把他当成是一种一生中必须经历的体验与挑战,当地旅游更是辛勤工作之后丰盛完满的犒赏。

但是在这里打工的外籍劳工,他们甚至不敢离办厂与居住范围太远。他们的护照被雇主扣留,只有一张打着公司印章和签名的缩小影印本。他们虽然有自己的小区,朋友和平价市场,但是感到最自在的地方,只有夜市和自己的房。每天工作朝8晚11,还要张罗琐碎的日常生活,记挂着家人,日以继夜重复着一样工作。心理承受的,岂是我们这些天天能够放工回家吃饭的人能够想象?

他们一样都是家人和梦想

看看四周,我们无时无刻都与外籍劳工生活在一起。他们在大排档为你准备早午晚餐,他们在商场的档口为你找合身的衣服,他们在飞机上与你坐在同一排,吃着一样的椰奖饭。他们的父母与你的一样,需要看病需要好的环境颐养天年。他们的孩子与你的一样,有着天真烂漫的笑容,渴望能求学,期许能成为更好的人。

他们不是所有社会乱象的根源,他们也希望生活有保障,下雨有瓦遮头,无后顾之忧。他们也会怜惜路边的小生命,收留流浪狗。他们甚至在工厂遭遇水灾时,主动回去帮忙清理善后,而我们只会想,明天会不会有假期,假期要去哪里玩。

如果我们都能有众生平等的想法,我们能不能在批评或以有色眼光看待他们的时候,想想,他们也与我们一样,对生活有憧憬,对生命有期待。对工作有要求,对未来有幻想。

当你下一次在路上遇到一群结伴而行的外劳时,即便无法给他们一个善意的微笑,也至少把他们当成平常人一样,有尊严地对待。

向所有工人致以最高敬意

mayday rally 010506 prema在人事部工作的日子不长,但是感触良多。一个女生对着一整厂的男人,及无数吵杂的机器,有时很难为情也很难接受他们的粗蛮。当然,并非所有的外籍劳工都是善良受欺压(也有雇主被欺压寻仇甚至丧命的),但还是希望能以文字,让更多的人看见,这些我所看见在工厂工作的外籍劳工。

善良的他们,努力辛勤,乐观又坚强的他们。他们是建构社会基层的劳动者,却常常被资本家当成仅仅是生钱的工具,交易的商品,在社会隐形,毫无发声的权利。

仅以此篇,在五一劳动节,向所有为员工着想的上司,以及努力为外籍劳工争取福利的人事部员工致敬。路很长也很困难,尤其在本地员工都缺乏让人满意的制度保障的马来西亚,还有人能把外籍劳工放在心上,是一种无奈的欣慰。

同时也向全世界在办公室或工厂,工地,工场;在生产线上,生活线上,贫穷线上挣扎的工人,致以最高的敬意。


注:这篇文章写了一段时间,虽然现在民心仍在为净选盟428集会后续而沸腾,但社会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等待关注。特选劳动节投书。

编按:本文截稿后,首相纳吉昨晚宣布,大马半岛及东马的私人界最低薪金额分别是每月900令吉及800令吉,这项措施基本上将从最低薪金通令颁布宪报后的6个月内推行。



說不上為甚麼, 我總是有很多機會接觸大家所謂的外勞, 是不是他們已經多到成了我生活中不可少的人物? 遇過從印度, 緬甸, 孟加拉和尼泊爾來的, 大家都有一致的目標-賺錢回家。擔擔抬抬,kam高kam低,不危險也不會推他們去做的工作,他們有多努力,即使親眼看過你還是不會相信自己的眼睛。生病了不就診,因為不是馬國人民(RM 1)的醫藥費會貴上好幾十倍。不同國家有不同的癖好,舉個例子印度和孟加拉人好像不太注重衛生。聽過最離譜的竟然有人被老鼠咬腳趾! 尼泊爾人當中會有大學畢業生,來到這兒只能當廉價勞工。很多也是被騙過來的,一開始說是高薪工作,結果來到被逼當餐館服務生。

還有一次很好笑的,那時是齋戒月,我的朋友A Ling因為長得像(其實也不知哪裡像)馬來人,照常去吃早餐,結果被罵得狗血淋頭! 沒辦法,連我們都是二等公民,他們怎麼敢吭聲? A Ling是Civil Engineering Diploma holder,我經常開他玩笑問他什麼時候才賺夠馬幣,他說沒辦法,緬甸完全沒有就業機會,但有一天一定會回去完成Degree。

若你提倡人人平等,卻對他們存有偏見,那你跟番薯國執政者有什麼分別?
如果你的家人也在別的國家跳飛機,你會希望他們受到你在這裡給予外勞的異樣眼光和待遇嗎?
雖然人離鄉就是賤, 但每個人都配得一份尊嚴。

2 comments:

Treat people the way you want to be treated.
Talk to people the way you want to be talked to.
Respect is earned, not given. Cheers!